2021年7月21日,即将在第二天迎来自己39岁生日的上野由岐子、37岁的山田惠里和33岁的峰幸代又一次站在了奥运会的赛场上,为了这一荣耀时刻,她们已经等待了13年之久。

日本女垒传奇投手上野由岐子

日本时间上午9时03分,当上野由岐子——这位充满传奇色彩的日本女垒王牌投手将球掷向本垒时,一切有关东京奥运会能否按期举办的疑虑终于可以烟消云散了。在福岛市吾妻棒球场举行的这场由日本对阵澳大利亚的女垒比赛,打响了东京奥运会的“第一枪”,对于福岛、日本、棒垒球乃至整个奥林匹克运动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选择在福岛展开东京奥运会的首场较量,东道主无疑期待着借助体育赛事这一载体展示城市灾后重建的新生力量;而对于日本来说,在经历了如此多的磨难之后能够让运动员重返奥运会赛场的事实也必将在很大程度上提振国民士气和信心。

自2008年8月21日日本女垒击败美国首次问鼎奥运会冠军之后,垒球这项运动经过了4717天的等待后才真正与奥林匹克再续前缘。在漫长的13年间,垒球人如坐过山车般在希望与失望间不断穿梭,最终通过与棒球的携手将棒垒球重新送进了奥运会的大门。除了多方努力之外,这一结果既得益于国际奥委会追求性别平等的政策利好,也源于东道主日本在自身优势项目夺金的渴望。

实事求是地讲,与同样属于东京奥运会新设项目的冲浪、攀岩、滑板相比,垒球在全球范围内项目开展的普遍性以及在青少年中的受欢迎程度方面并不占上风,而奥运会上区区六支参赛队伍,也令这项运动多少显得有些形单影只,毕竟其他同为女子集体球类项目的足球、篮球、排球、曲棍球、手球都各有12支球队参赛。

然而毕竟(棒)垒球还是成为了东京奥运会33个大项之一,这就意味着将有更多的人熟悉、了解,进而喜欢上这项运动。对于在全世界范围发展并不均衡、职业化前景很不明朗的垒球来说,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重生机会。相信除了在此刻尽情展示自身魅力之外,参赛运动员们也不会作它想。至于未来,由于棒垒球确定无缘三年后的巴黎奥运会,所以运动主管机构国际棒球垒球联合会已经将涅槃的目标放在了2028年美国洛杉矶奥运会上。与日本情况类似,垒球也是美国的传统优势项目,在从1996至2004年的三届奥运会上她们实现了三连冠。更为重要的是,垒球运动诞生于美国芝加哥,首登奥运会舞台也是在1996年的亚特兰大。如果能够抓住这种种利好,棒垒球的未来并非一片晦暗。而如果想迎来新的曙光,利用好东京2020奥运会这个大舞台是必须要做到的。

值得一提的是,7月23日,日本女子垒球队主帅宇津木丽华将与柔道队教头井上康生一道在东京奥运会开幕式上代表全体教练员宣誓。宇津木丽华原名任彦丽,在中国出生长大,并曾代表中国女垒出战国际大赛。25岁的时候她东渡日本,7年后取得日本国籍并更名为宇津木丽华。作为运动员、教练员,宇津木丽华助力日本国家垒球队屡创佳绩。她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的亮相无疑也将对推动垒球运动的发展起到巨大的作用。与此同时,在中国竞技体育领域出现越来越多归化球员的今天,围绕着她的种种争议会有怎样的进化也将备受关注。

2008年北京奥运会上,上野由岐子在决赛中投出了帮助球队问鼎冠军的最后一球;今天,她又投出了垒球这项运动重返奥运大家庭的第一球。也许是轮回、是宿命,但更是进化、是重生,只是在这两次投掷之中,人们已经等待了太久太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