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第16届残奥会羽毛球女单WH2级冠军刘禹彤

mp4

“隔离结束后我要加紧训练了。”今年17岁的河北运动员刘禹彤在第16届残奥会羽毛球比赛中取得了1金1银的好成绩,9月26日,记者电话采访了正在隔离中的她。

采访中,不断能听到她的笑声。

坚强、开朗,是刘禹彤给人的第一印象,这位还未成年的残奥会冠军头脑异常清醒:“距离下一届残奥会只有三年时间,我的对手都挺强的,我得抓紧训练,把技术再提高一下。”

训练时磨出了满手水泡,水泡破了裹上胶布接着练,她说:“有点疼,可以忍。”

图为刘禹彤在第16届残奥会羽毛球女子单打WH2级决赛后的颁奖仪式上。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刘禹彤出生于河北沧州的一个小村庄。2009年,年仅5岁的她因为车祸失去了双腿。由于家里经济条件所限,没有轮椅,刘禹彤平时就依靠手臂支撑身体行动。10岁时,河北省残联招收残疾人运动员,刘禹彤因为手臂有力被顺利选中进入河北省残疾人乒乓球训练队。一年后,河北省轮椅羽毛球队教练曲福春发现她很适合打羽毛球,于是将她招入了河北省残疾人羽毛球训练队。

来到羽毛球训练队的刘禹彤从基础挥拍练起,一开始手忙脚乱,“要想打到球就要把球拍完全挥出去,根本没有了动作,要想把动作打出来就又接不到球了。”在练习了半年多后,刘禹彤终于找到了状态,慢慢打顺了。在这期间,她所付出的辛苦可能只有她和教练最清楚。采访前,记者看到了一张刘禹彤双手满是厚厚茧子的照片,问起时她却说得轻描淡写:“打羽毛球要推着轮椅移动,一开始练时起了水泡,后来水泡破了,就成了茧子。水泡刚破的时候有点疼,但可以忍,缠上胶布后继续练。”

在改项一年多后,12岁的刘禹彤就拿到了亚锦赛冠军。这是她第一次参加重大比赛,“本是想着积攒经验,锻炼一下,没什么压力,就是一场一场地打,还挺顺。”刘禹彤笑着说。决赛赢了最后一个球后,曲福春教练正在其他场地指导,刘禹彤推着轮椅直接“跑”到了另一个场地去报喜,“我说‘教练,我赢啦’,曲教练特别开心。”而这第一个冠军,也让刘禹彤开心不已——之前她曾偷偷想过自己今后会拿到什么样的成绩,而第一次参加大赛就拿到冠军,给了她莫大的鼓励。

在这之后,刘禹彤的成绩突飞猛进:2017年世锦赛单打冠军,2018年亚残会女单和混双金牌,2019年世锦赛女子单打、双打双冠,世界排名升至第一位。

拿到了残奥会冠军,她说:“即使拿到冠军,也不能嘚瑟,对手都很强。”

2019年,刘禹彤参加国家队集训,开始备战第16届残奥会。有一段时间,吊球给她带来了极大困扰。“我那段时间总是想把球吊得质量特别高,一定要吊到某一个点,反倒失误很多。”失误多,让这个要强的小姑娘很难过,甚至起了执念,一定要吊到自己满意的点上。这个时候,是曲教练及时开导了她。在教练的指导下,刘禹彤的心结打开了,不再强行要求自己,并加强了对吊球的训练,这样一来,她的吊球失误越来越少,集训取得了不小的收获。

图为刘禹彤在第16届残奥会羽毛球女子单打WH2级决赛中。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

9月4日下午,第16届残奥会羽毛球女单WH2级(轮椅2级)决赛中,刘禹彤以2比0战胜自己的队友徐婷婷,获得金牌。刘禹彤说,最后一场决赛,是她残奥会赛场上最不紧张的一场,“不管谁输谁赢,金牌都是属于咱们中国的了,压力会小一些。”但这场比赛,也是刘禹彤打得最累的一场,夺冠令她特别开心,却已经累得做不出任何表情。过后看到自己夺冠的照片时,她惊到了,“我怎么看上去这么不开心啊。”她笑着对记者吐槽。

拿了冠军,刘禹彤却不敢“嘚瑟”。“教练已经提醒我了,对手都很强,我还是要努力去练习。”她认真地说。

刚刚拿到女单冠军,刘禹彤已经“惦记”上了下一届,她说:“我得抓紧训练提高技术。”

图为刘禹彤在第16届残奥会羽毛球女子单打WH2级决赛中。新华社记者杜潇逸摄